那抹云影

高中在读,是个想要当美术生的普通理科生qaq

回坑了回坑了(´•̥̥̥ω•̥̥̥`)哭着爬回坑

其实不确定能不能拍这个﹙ˊ_>ˋ﹚
还是悄悄发一下下

HRK真好啊,三津谷也很可爱www

悲传也太厉害了吧qwq

哭到不能自已泪流满面结果旁边小姐姐看不下去了给我递纸巾(:з っ )っ

不能的话我会删的)

【Loki x你】梦童话(上)

◆我发誓这篇原来的标题真的不是
          →果然我还是只想躺着吃粮而不是当魔女(上)

◆第三人称
◆梗来自于魔女集会paro,魔女和她收养的孩子
◆画风可能比较傻,还可能会鸽,提前致歉

◆ooc预警,如有任何不适请及时退出(顶锅逃跑.jpg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不为现世所知的森林里,有一个漂亮的木屋。


       在漂亮的木屋里,住着一个年轻的魔女。


       年轻魔女的生活简单而规律,她整日地练习魔法,在夜间与精灵共舞。


       魔女也常常在森林里游荡。她与鹿在林间奔跑,将离窝的雏鸟送回鸟巢,她驱走盘在兔窝旁的毒蛇,采回好吃的菌子和有用的药草。


       魔女有许多魔法书,她会照着书上的步骤把采摘来的药草做成好用的药剂,然后偶尔学着妖精的说话方式,把疗伤的药剂以高价卖给消息灵通的商人们。


       魔女的药剂效果很好,商人为了利益,也向来遵守承诺。

        ——可是这一次,商人的队伍却出了差错。

      



       远道而来的商人们带着不得不求取药剂的理由,却没能带来魔女想要的金币宝石,商人们只好在魔女的森林里驻扎下来商量对策,一直停留到再也无法拖延。



        于是他们决定尝试用另一样东西来换取魔女的药剂。






       商人们向魔女献上了一个孩子。


       他们声称那是人类国王的小儿子,愿意暂时将他托付在这里以换取魔女的信任,直到商人们带着财宝返回森林。


       那孩子还只是一个婴儿,包裹在墨绿色的绒被里。

        魔女看着安睡的婴儿,沉默片刻后挥了挥魔杖,将药剂瓶塞进了商人的手中。

  


      商人们谢过魔女的宽容后匆匆离开,精灵们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地盯着这个孩子。


          一个年长的精灵伸出手在孩子的幼嫩的脸上抚过,其他精灵们猛的散开,他们指着他泛蓝的皮肤,急急地惊叫起来:


       ——这是冰巨人的幼崽,不是人类的!


       ——魔女被商人们骗了!我们不能留下他!



        魔女低着头,看见怀里的孩子被精灵吵醒。他睁开血红的眼睛,却冲着魔女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然后魔女也笑了。

 


       他红色的眼睛可真丑,魔女想。


       她掏出魔杖点了点婴儿的额头,精灵们看着魔女竟然给了婴儿正常的外表和绿宝石般的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以,不可以!


       魔女却好像没看见精灵吵嚷的样子,又伸手剥开婴孩的襁褓——

       “ 哎呀呀,是个男孩。”魔女挠了挠男孩软乎乎的小肚子,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男孩却突然嘴一瘪,“哇”地一声哭了。




        精灵们始终不赞同魔女的做法,在精灵族的传说里,蓝皮肤红眼睛的冰巨人向来是邪恶的化身,无恶不作。


       “我已经活了几百个年头啦,让我找点乐子吧。”

       魔女一边伸着魔杖逗弄着男孩,一边这样说。


       ——不行不行,他很危险!

        魔女闻言,指着正坐在小床上玩耍的男孩,发出不屑一顾的声音:

         “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推倒,他又能做什么?”

         精灵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看着男孩趁魔女不注意,张嘴咬住了魔杖的一头。

——咔嚓。


       “他能掰断你的魔杖呀。”

       在屋外偷看的妖精们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魔女惊得目瞪口呆,片刻后才尖叫着扑上去把自己的魔杖残骸从男孩手上拯救出来。






      商人们过了很久也没有来接回男孩。男孩就随着魔女一起生活。


       魔女其实不会照顾孩子,于是她找来一堆书,像钻研魔法一样认真学习。

      她费了很大劲才修好了自己的魔杖,然后在家里藏了一堆备用的。


       魔女开始整晚坐在男孩的床边,低低地唱起古老的歌谣。她在男孩的床头变出点点星光,等他沉沉睡去。



       男孩渐渐长大,魔女开始教给男孩人类应会的所有知识,在他不再热衷于拿魔杖磨牙后,又开始给他传授魔法。

 

       她时常抱着男孩在林间游荡,看着男孩咯咯笑着趴到鹿的背上,然后揪下一撮鹿毛;她带着男孩在林间游荡,看着他把雏鸟送回鸟巢,手上却多了两颗鸟蛋。


       男孩还会窝在兔窝旁边,为蛇拓开洞口,将鲜亮的蘑菇和野草带回,献宝一样地捧到魔女面前。



        魔女总是会笑着替男孩梳理好微乱的黑发,温柔地亲吻他的额头,在哄睡男孩后悄悄去找温顺的鹿道歉、将鸟蛋送回,然后又将野草和毒菇掩埋。

  


        精灵们总是嘟着嘴,说魔女这样下去迟早会宠坏那个冰小孩的——

      魔女的魔杖一甩,精灵们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只是个人类小孩。 

 

      魔女进了木屋,头也不回。





       


      男孩越来越喜欢在森林里到处乱跑,魔女花费在寻找他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甚至要找上一天一夜。

       直到某一天魔女终于忍无可忍,于是男孩得到了一样据说是生日礼物的东西。


      那是一条银色的项链,上面有一块小小的牌子,用墨绿色的颜料写着:


           【Loki】

       【魔女家的小孩】

  【遇到请送回魔女小屋】

        躲在窗边的妖精看见男孩难得乖巧地带上项链,耳根有些泛红。

   



      “……其实就是狗牌吧。”

      ——嘘,据说第一个这样说的妖精被男孩变成了青蛙。




      后来男孩依然在渐渐长大,长成了漂亮的少年,魔女为他换上了带着金边刺绣的墨绿色长袍。


      少年渐渐不满足于停留在魔女的森林里,他频繁的出游,然后为魔女带回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

      少年带回来的东西里,有时是一块手机,有时他带回一堆电线,当魔女反应过来哪里不太对劲的时候,小屋里已经连上了无线网络。


——看在金发美男的份上,就原谅你好啦。

      魔女自顾自地说着,盯着电脑屏幕上美国队长的大幅照片吸了一口可乐。


       好事的妖精们把这话说给了少年,少年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黑色的头发和不算健美的胸,一个甩手把告密的妖精变成了穿着星星制服的土豆。

      “哦,手滑。”


       很巧的是,不久之后魔女就扫兴地发现金发美男在新的电影里变成了一颗猕猴桃。




      少年回来的时间渐渐变少,即使是整日沉迷电视剧的魔女也渐渐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魔女倚在窗边,看着少年又一次消失在屋外,她叹了一口气,想起他和自己讲起森林之外的世界时,眼里闪烁的光。


   
       然而还没等魔女下定决心随少年远游,屋外的火光就已经染红了半个天空。魔女看见枯焦的树木倒塌,鸟兽四散逃窜。


        透过滚滚而起的浓烟,她看到人类国王带着军队来到森林外围。


       “森林的魔女啊,我以人类国王的身份,请你归还掳走的那个孩子。”


       魔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什么时候有空去捉小孩了?

       但她很快就明白了——人类国王身边站出一个人,正是当年向自己献上男孩的商人。


       魔女从人类的话中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当年的人类国王为了开疆拓土四处征战,他用武力征服每一寸他踏上的土地,所到之处无不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包括冰巨人的故乡。


        人类国王出于某种悲悯又自私的心态,在离开巨人之乡的时候带走了一个瘦弱的婴孩。


       ——那个婴孩就是现在的少年。


       在回国的路上,人类国王收到消息说,远在王宫的王后突然病重,只有魔女的药剂可以治好王后。人类国王当机立断从军队中分了一个小队随着经验丰富的商人去找魔女。

      商人清点宝石的时候发现了藏在箱子后的男孩,然后偷走了他。


      商队在路上遭到了起义军的报复,这也是他们当年没能用宝石和魔女换取药剂的原因。


       商人们用孩子换回了药剂,又不敢说出真相,他们向人类国王谎称是魔女看中了那个孩子。那时人类国王正守在王后身边,无暇顾及商人的话是否真实。



      “他原本就应该是国王的孩子,而不是魔女你的。”人类国王身边的士兵大声对魔女说。




      “不,我们当年可是平等交易。”

       魔女骂了一句脏话,然后举起了魔杖。



—tbc—

【恋与漫威】Loki与你

一个段子,无题,大概是个反穿越吧

花式私设与ooc都是我的错_(:з」∠)_

(顶锅逃跑.jpg










夜色愈渐深沉,你侧着身躺在床上,将落地窗外路灯的微弱光亮抛到背后,耳边是空调嗡嗡运作的声响。房间里唯一的光源自于你正来回摆弄着的手机屏幕。

手指灵活地划动着屏幕,你哼哼唧唧地从床上坐起又倒在枕头上,不满于同人网页合你口味的精神食粮着实稀少。


屋内突然多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你感觉到身后的床垫陷下一块,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在看什么?”


故意放轻的音色带着一丝玩味落入你的耳中,几乎是瞬间你便软了身子。不用翻身你都知道是谁正坐在你的床边,准备霸占你一半的睡觉空间。

Loki俯下身子瞥了一眼你的屏幕,你突然意识到你的手机页面正巧开在一篇以他为主角的文章上,暗道不妙——你不清楚这位出身阿斯加德的神是否通晓中庭的所有语言,但聪明如他,大概能轻而易举地从这只言片语的单词中猜到文章的大意吧。




“庸俗。”

你听见他讥讽地哼了一声。





……看吧,你刚说什么来着。

随即你看见骨节分明的手指探至眼前,轻轻巧巧地抽走了你捧在手中的手机,按熄了屏幕丢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你下意识地跟着手机移动的方向转过头来。借着窗外微弱的亮光,你看见诡计之神在黑暗中眸光闪烁如碧湖深重,带着三分冷淡四分戏谑,还有几分意味不明的神色。他似是发现了些什么,冲你恶趣味地勾起唇角。

你的脸顿时一片滚烫。



——众神在上,天知道你对Loki·Laufeyson的一切都毫无抵抗能力。

你发觉他的双臂环上你的腰际,青年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向你袭来,一个轻吻落在你的耳侧。








“……且作为爱慕我的奖赏。”

和朋友约的维鲁特,想印五十个左右,不知道当728无料的话会不会有人要(´•̥̥̥ω•̥̥̥`)

p2是试印的实物(75mm),但是现场发的话会塞58mm大小的

没啥特殊领取方式……应该会把吧唧别痛包上……在会场看到我的话拍肩要就好了😭😭

以及,如果有人想要的话,请问可以评论一下让我看到吗_(:з」∠)_

磨了差不多三天,本来只是一个铅笔稿摸鱼……
真是色令智昏…………

第一次画…指绘太他妈难了……………。

我真的好想看他穿黑色的警服啊(´•̥̥̥ω•̥̥̥`)

爆哭

【鹤丸国永】一个打架场景的练习

私设满满的复健练习

只是个脑洞不是完整剧情

是个假的鹤婶

视角转换有
全员受伤背景 鹤丸中伤
时空管理局今天也在愉快的背锅、

占tag致歉

没有问题请继续↓

………

“这种事情还是交由我来吧,带大家回本丸手入才是审神者的职责吧?”

“鹤丸国永!!”

返回本丸的阵法金光乍起,审神者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擦着脸边飞掠而过,眨眼间身边的付丧神已经自马上飞起,冲出几米开外,不消几个呼吸间便贴近了远处趴伏在地上的弱小老虎。

她只来得及看见远处的鹤丸国永用修长瘦削的手一把捞起正固执地抱着金色刀拵的小虎,整个人干净利落的旋身,借助由此带出的力道将什么物什向这边甩来,动作迅捷流畅得一气呵成。审神者刚下意识的伸手接住满脸惊恐的小老虎和新的刀剑,便看见白色付丧神身后已然逼近的死气缭绕的溯行军,却什么话也来不及说了。

下一秒时空通道涌出的金色光芒便已经将眼前的一切尽数吞噬。

审神者隐约听见了什么声音从远处传来——

“要快点来接我啊,主——”

语气轻快地喊完这句话,鹤丸旋即闪身避过敌大太猛然斩下的一刀,随即挥刀出鞘迎向敌刀再度落下的巨大刀刃,金属的刃身相撞,在双方赋予刀刃的巨大力道下激溅出串串火星。

又是几刀起落间,鹤丸只觉得手腕稍有些发麻。

白色的付丧神眼神微凝,数个回合的交手似乎令他先前的伤口崩裂开来,口鼻间的铁锈味愈发浓厚,即使是闻惯了鲜血的付丧神此时也有些烦躁。

“一直浑身是血的话就吓不到人了啊。”

鹤丸低喃了一声,却是握紧了刀再度闪身逼近眼前的敌大太,试图在闪避敌刀攻击的同时对其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从而结束战斗,然而换来的结果似乎只是无休止的你来我往地对峙,眼前敌刀的机动此时此刻宛如活击里那振在夜战中开了挂的敌大太一般灵敏得惊人,反倒是他自己因为先前的负伤而逐渐感到体力不支。

鹤丸不得已转攻为守,试图拉远距离寻求新的机会,他攥紧了刀柄,突然惋惜起不久前还在自己胯下的勇于举蹄怼刀的小云雀了。

——全场最佳的机动真的不是吹的。

——不该为了耍帅把它当脚垫的,亏了亏了。

思维的涣散永远是战场上最要不得的事,生死一瞬的紧要关头尤为如此。纵然是身经百战的刀剑男士,只是在此时此刻闪避的动作略微不及了片刻,羽织的下摆便被削去了大半。闪着寒光的刃尖擦着付丧神的手臂划过,换来的先是渗出的细小血珠,不多时便汇成了长长一道红绸,鲜血自伤口不要命地涌出,刺目的红衬得鹤丸国永愈发苍白。

不仅是手臂、衣服,也不仅是失血过多白如纸片的鹤丸的脸。

付丧神握刀的手突然抽紧了一下,失血带来的痉挛终于严重影响了鹤丸国永的战力,长时间紧绷的手臂终于作为人形躯体的一部分开始不合时宜地抗议起来,加之灵力的重度消耗不得补给,多重的压力几乎逼得他昏死过去。
鹤丸眸色几度暗沉,敌大太似是看出了眼前白鹤刀剑的疲惫,嘶吼着愈发兴奋地举起手中的大太刀向他横扫而去,鹤丸举刀欲挡,奈何手中无力,他已经预见了结果。

“铛”得一声脆响,手中的本体刀意料之内的脱手而出,划过优美的弧度插入一边的空地之内。鹤丸甚至来不及去看一眼自己的刀,就已经感知到敌刀溢满杀意的的下一击破空斩下。

敌大太就算只会呜哩哇啦的瞎吼吼几句,也知道没了武器的付丧神几乎就是只待宰的羔羊,虽然眼前这只白了点,但是都一样傻,最后还居然试图抬手挡刀——

为什么砍不下去?

溯行军的刀刃在鹤丸抬手的瞬间相触的一瞬,却是无法再落下半分,敌刀好似瞥见一道金光,手中的刀刃已经被什么硬物划得偏了方向。

只见鹤丸左手向旁奋力一甩,从残破羽织上强行拽下的刀纹刻章被他握在手里,显而易见地由于受力过大已然碎裂了大半。从羽织上一同被扯下的细长的金色链条抽了上来,如蛇一般缠绕上敌人的脖颈。

“——毫无防备啊!”

敌刀措手不及,下意识地抬手去扯那细链——白色付丧神的目的就在于此——本就不算太长的细链猛然收紧,在敌大太毫无章法的大力拉扯下彻底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鹤丸左手一收,借以敌刀的巨大拉力向其奔去。
所有动作不过在一瞬间。

溯行军还未曾反应过来,鹤丸国永已经踩过它,倒飞向自己插在一旁的本体刀。

接下来的动作大概是鹤丸国永自被召唤以来打得最漂亮的一场吧——

鹤丸国永作为四花刀的才能此时完全被激发出来,他翻身擦过本体刀的同时顺势将其拔出。原先紧握着的刀纹刻章早已被松开,顺着敌刀愤怒的呼号擦过它的脸将它的脖颈更加欢快的绕紧。鹤丸不敢有丝毫怠慢,左手握紧手中的刀冲向仍在自我挣扎的溯行军。

“我在你后面哦?”

一刀挥落,斩臂。大太刀落地,敌刀的右臂伴着乌黑的血液还未落地便化成黑气弥散而去。

一刀上挑,毁目。溯行军痛苦的嚎叫着,仅剩的一只手臂捂上双眼,不再被纠缠的细链两端垂在它的身侧。

鹤丸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刀抛向空中,空出来的手一把扯紧了细链,左臂收力双腿蹬上溯行军巨大的身形,再度将敌刀当作了踏板冲天而起。

悬于空中的鹤丸国永如同一只染满鲜血的鹤,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有着足以被人以鹤形容的一切资质,即使是带着当下这种狼狈不堪都不足以形容的糟糕模样,也无法掩去他身上某些无言可表的光辉。

鹤丸国永在下落前抓住了自己开始回落的刀,然后同其笔直的坠下,像是空中的一道光一般,刀刃终于在最后划开敌刀紫黑色的皮肤、穿透尖锐的骨刺,直直地尽数刺入了溯行军骤然僵硬的身躯。

“——你已经见过染遍红白的我了,之后也该死而无憾了吧?”

-end-